• 俄罗斯娃娃

    2007-05-29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orson-logs/5565491.html

    我偶然闯入那间屋子,那屋子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,一张大桌子占去百分之八十的空间,桌子是写字桌,抽屉全被抽掉了,只剩个空架子,桌子上有三排娃娃,站在一个楼梯样的台子上,像合唱队一样,全是俄罗斯娃娃,金发碧眼,每个认都拿着个乐器,在楼梯样的台子的侧面拧了发条,她们便开始演奏,我进去的时候,她们似乎已经演奏了很久,发条回转着,好像永远不会停。房顶的一角有块蛛网,这些俄罗斯娃娃却干净耀眼,头发上没有挂上一点灰尘,中间排左边吹长笛的那一位我最喜欢,我用指头碰了碰她的脸颊,软软的,还带着体温,她闭上眼睛,难为情的样子,两个拉小提琴的拉得累了,把琴用手扶着立在地上,然后聊起天来,声音太小,只听见嗡嗡的。吹长笛的吹完了自己的旋律,也低下头,用我能听清的声音说,你迷路了吗?我说,没有,我想来看看你。她脸红了,说,你带我走吧。我说,不,发条还没有转完,它什么时候能够停下呢?她说,我不知道,它停了,可能我就死了,我已经吹得不耐烦了。我捏住她的身体摇了摇,我说,不行的,你的脚已经被粘住了,除非我把她们全带走,台子也算在内。她很失望,看了看她的脚,试图把脚拔起来,她做不到,她放弃了,又把长笛送到嘴边吹起来,我又用指头碰了碰她的脸,真好听,她闭上眼睛,再没有看我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