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的000

    2007-05-24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orson-logs/5493928.html

    我是和他擦肩而过的,我忙着赶路,无暇顾及周围,过了一阵子,我听见噔噔的跑步声,他喊,喂!我不知道他是在喊我,直到他用手杖敲了敲我身边的一棵树,我才停下来,我看着他,很是奇怪,他用手杖拄在地上弯腰喘了几口粗气,抬头对我笑,是我啊,他说,你记得我吗?我不记得了,你是谁啊。我看着他,他穿得花里胡哨的,这个地方,尽是穿得花里胡哨的人,我从来都分不清他们,但是他们能够记得我,因为我是少有几个不花里胡哨的之一。他皱了皱眉,表现出很难过的样子,是我啊,他说,我是可乐啊。可乐?你是哪一个可乐呢?这个时代,可乐已经是个俗气的名字了。他把墨镜摘下来,说,我就是以前穿黑色衣服的那一个啊,你曾经送给我一张船票。我记得了,我说,是你啊,我送给过你一张船票,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是吗?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吗?也没有很久吧,一个月吧,可是,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,那么,你,应该已经坐船离开这里了。他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张船票说,你看,我没有离开,我把票留起来了,我很感动,真的,你看,你什么都没有,还送给我船票,我很感动。我说,你为什么不离开呢?我什么都没有,还送给你船票,就是为了让你离开的,我很希望你离开,你走吧。他半天没有说话,他把帽子摘下来,说,好吧,那,我把我的帽子送给你把。我说,我不要,你快点离开吧。他说,那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。好的,可乐,我知道,我说。他撅了撅嘴,转身走了两步,把手杖扔在我的脚下,跑开了。我捡起手杖,上面还有颗蓝宝石,是了是了,我想,这也算是很值钱的了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