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使

    2008-01-09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orson-logs/13597434.html

    三年前,我跟邵邵住在一起的时候,有一天临睡觉前,我跟邵邵说,我又没有画好,总是画不好。邵邵说,小智你一定可以的,以后可以办画展的。我说那需要很多钱的,很多很多。我笑。转天,邵邵就去打工了,送传单,爬楼,塞门上面。我回去的时候,看见邵邵在按照要求叠那些传单,叠成方便塞的样子,我说,邵你不要去打工了,你身体不好,干吗要去打工,这个又挣不了多少钱。邵邵说,小智我想给你攒钱你以后就能办画展了。我感觉心脏好象停止跳动了似的,呆呆看着邵邵好一阵子,然后忍住眼泪,把那些传单拿到外面,我说,邵不要去了。我不知道怎么说,只是不停要求她不要再去了。在我的逼迫之下,邵把手中积压的传单发完后就没有再干了,她拿了八十块钱要给我,我没有要。那天我去给邵邵买核桃,我拎着核桃走进车库里,蹲在一辆汽车后面哭了很久。

    所有朋友里面,我最担心的就是邵邵,怕她被人欺负。

    还有横,怕他被人暗杀或者绑架什么的,怕他生病,怕他情绪不好,怕他喝酒被车撞。如果没有横,再画什么都没有意义了。

    而横也经常说,一定要好好对邵邵,一定要好好感谢她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你快看病去把,别拖了
  • 真的,寄点补品给我吧
  • 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啊,别拿这个开玩笑啊,我认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