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的000

    2007-05-24

    Tag:

    我是和他擦肩而过的,我忙着赶路,无暇顾及周围,过了一阵子,我听见噔噔的跑步声,他喊,喂!我不知道他是在喊我,直到他用手杖敲了敲我身边的一棵树,我才停下来,我看着他,很是奇怪,他用手杖拄在地上弯腰喘了几口粗气,抬头对我笑,是我啊,他说,你记得我吗?我不记得了,你是谁啊。我看着他,他穿得花里胡哨的,这个地方,尽是穿得花里胡哨的人,我从来都分不清他们,但是他们能够记得我,因为我是少有几个不花里胡哨的之一。他皱了皱眉,表现出很难过的样子,是我啊,他说,我是可乐啊。可乐?你是哪一个可乐呢?这个时代,可乐已经是个俗气的名字了。他把墨镜摘下来,说,我就是以前穿黑色衣服的那一个啊,你曾经送给我一张船票。我记得了,我说,是你啊,我送给过你一张船票,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是吗?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吗?也没有很久吧,一个月吧,可是,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,那么,你,应该已经坐船离开这里了。他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张船票说,你看,我没有离开,我把票留起来了,我很感动,真的,你看,你什么都没有,还送给我船票,我很感动。我说,你为什么不离开呢?我什么都没有,还送给你船票,就是为了让你离开的,我很希望你离开,你走吧。他半天没有说话,他把帽子摘下来,说,好吧,那,我把我的帽子送给你把。我说,我不要,你快点离开吧。他说,那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。好的,可乐,我知道,我说。他撅了撅嘴,转身走了两步,把手杖扔在我的脚下,跑开了。我捡起手杖,上面还有颗蓝宝石,是了是了,我想,这也算是很值钱的了。

  • 老家的餐馆

    2007-04-27

    Tag:

    我一直觉得我老家的餐馆是全世界最好的餐馆,又小又破,我喜欢又小又破,门口挂个牌子,写着家常菜名。里面的桌椅都会晃,不是桌椅的问题,是地不平。桌子上有一只用八宝粥罐做的筷子筒,里面有一大把裹着白色塑料膜的一次性木头筷子。菜非常便宜,砂锅也是,量又足,米饭能给满满一大碗,还很便宜,小玻璃瓶的汽水是免费的。我每次回到老家都会去餐馆吃饭,他们没有厨房,都是从屋顶延出来一个棚子,厨师就站在棚子下面冲着街道哗哗地炒菜,热气滚滚,我喜欢透过热气看风景,流动的风景,我非常着迷。厨师做好菜,放在我桌子上,回到柜台前,咚地揪开白酒瓶塞,用大碗倒了一碗,他举起碗,瞥了我一眼,又放下去,从冰箱里拎出一瓶玻璃瓶汽水,用桌子边撬开瓶盖,放在我面前,又转身回去喝酒了。下午三点半,我没有吃完饭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那个时候,天气并不热,没有电视,客人很少,四周没有高大建筑,不远处的声音好像山谷里的回音,厨师永远都喝不醉。有人进来吃一盘小菜,把木筷子搁在盘子沿上,按下一头又抬起来,丁丁的,我被吵醒,抬头看了看,他又吃,我继续睡,有时又有丁丁的声音,也好像是山谷里的回音了吧。

  • 不要装了

    2007-04-11

    Tag:

    中学的时候,每次考试考不好,我都会哭着问妈妈:“我从现在开始努力还来得及吗?”我一直努力,喜欢做题,经常半夜起床做题,可是成绩还是不好,我必须听到妈妈亲口说“来得及”,我才能够放心。我小时候特别想当演员,我想演个酒保,尤其想演景阳岗那个酒馆里的,“客官,不能再喝了。”恩,就是那样的酒保,我觉得他们很帅。有一次,我打水的时候,走神了,龙头里的开水浇在手上,我忍痛把手里的杯子轻轻放到地上,没让它掉在地上溅到旁边的人,我没吭一声,旁边的女孩很害怕,她说,疼吗?我说,当然疼,不信你试试。她带我到楼梯间阴凉的地方给我涂药,整个手缠上了药布,我疼得想挠墙,但是我没让她看出来,我问她,你是不是喜欢我啊?其实大家都觉得我挺蠢的,有的觉得我很没意思,有的觉得我是个小丑。主音大人要跟我一起去北京了,这让我想起就欣喜。主音大人和小亚给我买的沙槌,像乳房一样,我每天都摇一摇,还涂了颜色。大街上的铲土声,和姚村一样。张万新,其实你很想念你老婆,你不要装了。

  • 没机会了3

    2007-03-28

    Tag:

    我想在火车上推小车卖吃的,我经常听她们的声音,酸奶、面包,有需要的么?如果我恰好在某一节车厢看到你,我会塞给你冒凉气的冰淇淋。你又是去哪里呢?

    你说,我会不会得糖尿病。我觉得我像一棵坏死了的树,谁都不愿意靠近。我每听别人提起一种病,便会想自己会不会得。我怕我身边的人离开我,如果他们离开我,谁还会理我?连你都不喜欢我。

    肯德基套餐的玩具是理想主义的产物,他们认为的原理不可能实现。15岁时,我向临桌的女孩要了一只肯德基玩具虫子,拧了发条,让它在我书桌里面爬,发出瓦无瓦无的声音,那时的课堂很安静,除了老师的声音,就只剩下这瓦无瓦无的声音了。

  • 没机会了2

    2007-03-20

    Tag:

    我利用各种手段让自己忘掉你。你为什么这么美好呢?公园的门票又涨价了,很多次,我都想从栏杆爬进去,可是我却不知道从哪一处爬好。你看,你就象那座公园一样,我离你很近,可是见不到你,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忘掉过,你戴着个小狗的耳钉,说杂志上的大叔很帅。我心事重重,因为你。后座的同学邀我喝闷酒,我想,是时候去了。

  • 没机会了

    2007-03-15

    Tag:

    刚刚跟你说完话,我去看你的博克,从第一页开始看,你的博克打开的真慢,然后我又看我跟你说的话,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挺讨厌的,如果我是另外一个样子,会不会好一些,可是,我又不能变,我的手指头那么粗,也不好看,我还有蛀牙,又那么的罗嗦,你肯定不会喜欢我,我觉得真懊恼,很讨厌自己。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,可是我真的挺想送棵小草给你,可能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了吧,今天我一整天都没有喝水,算是对自己的惩罚。我看着外面黑忽忽的天我又想哭了。

  • 永远都爱

    2007-02-28

    Tag:

    2007年2月28日晚,梁朝伟和周渝民,感谢你们的陪伴,我也爱你们,永远都爱。